星悦福建麻将|大象福建麻将下载
【紫牛頭條】孤掌殺魚姐:幾十秒處理一條魚,為還債一年只休息一天
2019-12-18 18:51:41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今年48歲的夏小紅,是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山坡街人,目前與丈夫徐移祥在江夏區紙坊街中心港菜市場賣魚。16歲那年一場意外讓她失去了右手,之后她與丈夫一起養魚謀生,誰知遭遇三次洪水,先后欠下100多萬的債務。但是生活的磨難并沒有壓彎他們的肩膀,為了還債,夏小紅與丈夫一起經營魚攤從頭再來。“沒有右手,就用左手殺魚。”“欠了債,就靠自己的力量一點一點地還。”十多年來,他們把欠下的債務記在筆記本上,筆記本累計10多本,一筆筆債務記得密密麻麻。但到如今,他們已經還完了絕大多數,“還剩下10多萬了,預計這兩年就能還完!”夏小紅笑著說。

16歲失去右手

與丈夫養魚遇洪水欠下100多萬

夏小紅與丈夫徐移祥,是江夏區紙坊街中心港菜市場上兩個普通的魚攤攤主。夏小紅一頭短發,穿著一件厚厚的棉襖,還戴著一個防水的圍裙。丈夫徐移祥黝黑的面龐,在魚攤上埋頭忙碌。和很多起早貪黑賣魚的人一樣,夏小紅和丈夫從凌晨開始,一直要忙到晚上七八點才休息。

和所有魚販一樣,夏小紅能麻利地幾十秒處理完一條小魚,處理大魚也只要兩三分鐘,然后迅速地將魚裝袋,再遞到客人手里。而和很多普通的賣魚攤主不一樣的是,夏小紅只有一只左手,右臂戴著的手套里面空空蕩蕩。夏小紅說:“右手是16歲的時候,在磚廠干活時被機器軋了,失去這只右手已經32年了。”對于失去的右手,如今的夏小紅已經習以為常。

夏小紅只有一只左手,

右臂戴著的手套里面空空蕩蕩

談起為什么會在市場賣魚,夏小紅回憶起了與丈夫三次養魚的經歷。“1997年的時候,第一次承包了80畝的魚塘,但是1998年不幸遭遇了洪水,借來的30多萬打了水漂。當時走投無路還向銀行貸了款,我和丈夫就出去打工還債。差不多有10年吧,2008年當我們省吃儉用把這30多萬還完的時候,就和丈夫合計再試試養魚謀生,但很不巧的是,又遭遇了洪水,魚全部被沖走了,我們又欠下了30多萬元的債務。”

夏小紅用左手拿起一條大魚

2013年,夏小紅和丈夫在菜市場上開了魚攤,每日起早貪黑賣魚,就是為了還清債務。2015年,他們邊在菜市場賣魚,邊在老家養魚,但2016年,又是一場洪水讓他們的養魚夢破滅,一筆近40萬元的債,又壓到了他們身上。夏小紅說,當時真的很絕望,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但是怎么辦呢?只好擦干眼淚,重新開始。

從頭再來做賣魚生意

兩年學會“孤掌殺魚”

夏小紅坦言,最初做賣魚的生意,自己是拒絕的,因為沒有了右手,覺得靠左手沒辦法干這活兒。但是,債務的壓力讓他們的生活一度很艱難,和丈夫合計下來,最適合的還是經營魚攤。于是,夏小紅開始琢磨著學習用左手殺魚。“學會用右臂輔助,左手殺魚,我花了有一兩年的時間。剛開始是很不適應的,因為魚是活的,還很滑,我用一只手就很不好操控。”但夏小紅知道,做魚攤生意,丈夫一個人忙不過來,自己必須學會。

經過了無數次的嘗試與磨合,她漸漸學會了竅門:先用小棍子把魚打暈,然后右臂抵住魚的身體,稍稍用力,左手拿著工具刮魚鱗,再用刀剖開魚的肚子,將魚的內臟清理出來。為了讓右臂防水防滑,夏小紅要用秋衣袖子把沒有手掌的手臂包裹起來,貼上膏藥,然后戴上膠手套,最外層包裹著一個粗布手套。

夏小紅在用左手處理魚鱗

“如果是夏天的話,我處理魚會快一點,冬天對我來說就困難很多,手都凍僵了。”夏小紅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做賣魚的生意,手一直要泡在冷水里,往往冬天整個左手都是紅腫的,右禿臂也是凍得通紅,生了不少凍瘡。

夏小紅說:“賣魚是真的挺辛苦的,特別是有的客人讓我把魚的骨頭和肉分開,再切成魚片,我往往就完成不了,冬天切魚片對我來說太困難啦!”夏小紅的丈夫徐移祥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每天凌晨去拿魚,妻子也要3點就起床,3點半就開始出攤,然后一天都在魚攤忙里忙外。最多的時候,夏小紅一天能殺200多斤的魚。一年365天,只有年初一是休息的,年初二魚攤就開張了。

夏小紅在用左手清理魚

然而,在接受紫牛新聞記者采訪的時候,夏小紅卻并不像一個被生活的艱辛壓彎了腰的中年人,相反地,她不時地發出爽朗的笑聲。“賣魚的過程里,其實遇到更多的是好心人,有的顧客看到我沒有右手手掌的時候,就連忙說不用你殺了,我回去自己殺吧!”

夏小紅說,經歷了這么幾次天災,她也很無奈,但現在的自己倒是樂觀了起來。“可能是之前的眼淚都流干了吧,我現在更喜歡笑,已經很少很少哭了,覺得凡事笑著面對,好像就都能撐過去。”

夏小紅在用左手清理魚

記了10多本賬本

如今還剩10多萬快還清了

在夏小紅的家里,有著10多本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記著很多筆賬。這些賬本到如今都有些發黃,但夏小紅說,上面記錄的一筆一筆的錢,自己和丈夫從來沒有忘記過。在自己和丈夫養魚遇到天災的時候,親朋好友把自己的辛苦錢借給他們,雖然沒讓他們打欠條,但他們把每一筆錢都記在這些賬簿上,把借款人、時間、數目都記得清清楚楚。

夏小紅家里的賬本,記著每一筆借款

徐移祥說:“親戚朋友都是一點點借給我們的,多的有幾萬,少的就幾百幾百地借。前前后后債務累計下來有100多萬,但到現在為止,絕大多數都還完了。”紫牛新聞記者看到,在夏小紅家的賬本上,有不少頁碼上都被打了個大大的鉤,然后寫著幾個清晰的大字:“賬已結清”。

上面醒目地寫著“結清”

“其實一路走來,我們真的得到了很多的幫助。拿魚的時候,有熟人知道我們的情況,就先不要錢,把魚給我們,等我們賺了錢之后,再把魚錢還給他們。”徐移祥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正是因為這些親戚朋友的幫助,他們夫妻倆才能走到今天。“欠大家的錢,都是良心債,所以一個人都不能差、一分錢都不能少,都必須要還的。”

夏小紅說,現在她和丈夫一邊經營著賣魚的生意,一邊也在養魚。“但是因為吸取了之前的經驗,養魚的規模都控制在一定的范圍內,不再是大規模地養魚了,主要的精力還是放在賣魚上面。”對于還剩下的最后10多萬的債務,夏小紅表示,預計這兩年就能全部還完了。“這些年雖然很辛苦,但看著當初欠下的債快還完了,我的心里就漸漸踏實了,等債還完了,終于能輕松下來。”對于未來,夫妻倆其實也有自己的設想:“還完錢,希望可以慢慢攢錢買個房子安定下來,結束這么多年的漂泊。”

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夏小紅的魚攤上經常來的都是熟客,有很多人認識夫妻倆,也被夏小紅的堅強與執著所感動。“每次買魚都去她家買,同事第一次帶我去她家買魚后,每次買魚都去,想想他們也不容易。阿姨殺魚到清理干凈手法很嫻熟,也很快。每次去買我都要佩服一下,很厲害了!”一位顧客這樣說。

現在的夏小紅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大兒子已經成了家,有一個6歲的女兒。“我現在已經當奶奶了!”夏小紅樂呵呵地說,回憶起山窮水盡還債的日子,夏小紅對記者說:“有些都忘記了,其實也沒什么可以講的,艱難的都走過來了,還想它干嘛呢!”

紫牛新聞記者|張冰晶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您有新聞線索,歡迎點擊爆料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星悦福建麻将 百度贵州11选5 捕鱼达人小游戏 快乐扑克三顺子遗漏 广西福利彩票中奖规则 江苏快三遗漏一定牛 时时彩软件 篮彩 新浪竞彩篮球比分直搐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基本走势 极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