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悦福建麻将|大象福建麻将下载
【紫牛頭條】孩子去世她轉捐10萬善款,起訴前夫要求支付醫療費,法院判了
2019-12-20 21:35:58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孩子重病,媽媽通過網絡重疾籌款平臺募集到捐助,離婚后的父親難道就可以不負擔醫療費?大連一位單親媽媽為了要一個答案,兩次將前夫告上法庭,日前,該案由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審結。

有了籌款平臺,親人生病時家屬應盡多大的救助義務?社會捐款和親人努力哪個應該“打頭陣”?在籌款平臺近期引起的幾次輿論風波中,這成為被很多人討論的問題。“捐助人并不負擔有法定義務,社會捐贈并不免除被告的法定義務”甘井子法院的判決書,從法律層面回答了這個問題。

孩子去世10個月

照片仍擺在鞋柜上

盡管孩子已經走了大半年的時間,在呂曉媛家中門口的鞋柜上,仍擺放著印有孩子照片的年歷,此外一只孩子出生時制作的水晶擺臺,也一直放在這里。每當進出這個家門的時候,她都會凝視一會兒,而在臥室的衣櫥中,仍保留著孩子穿過的衣服。

在家中門口的鞋柜上

仍擺放著印有孩子照片的年歷

盡管贏得了訴訟,但在采訪中,她的聲音顯得疲憊和憔悴。能感覺得出,這位母親仍未能從喪子之痛中走出。

而孩子的外公外婆,每個月也會把用廢品換來的錢以小東的名字捐給一個公益機構,以此來寄托對孩子的想念,希望他以這樣一種方式繼續活在這個世上。

2015年,呂曉媛與丈夫離婚。按照雙方當時的協議,兩歲半的兒子小東(化名)由其撫養,男方每月支付500元生活費。

本來靠著一份在幼兒培訓機構擔任英語老師的工作,生活還能過得去。但在2017年9月,小東開始發病,并于那一年的11月被確診為惡性腦腫瘤。小東進行了開顱手術,之后,呂曉媛帶著孩子前往多地醫院求治,并到北京進行了30多次放療。

呂曉媛和小東

因為疲于應對孩子的病情,常常帶著孩子去醫院求診治療,呂曉媛實在沒有精力繼續工作,不得不與單位解除了勞動合同,生活突然陷入了困境。她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自己的父母也都患有疾病,特別是父親患有腎癌,不得不長期靠服藥維持。而她和父母住的房子,也是租來的。

因為實在沒有錢再給孩子治療,呂曉媛考慮再三,在輕松籌平臺發起求助,同時獲得大連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幫助。

遺憾的是,病魔最終奪去了小東的生命。今年2月21日中午,與病魔抗爭1年155天的小東還是走了。

躺在床上的小東

第一次訴訟,

因孩子去世案件終結訴訟

孩子生病后,呂曉媛曾與前夫聯系商量,希望對方作為孩子的父親,能承擔一部分治療費用,但并未得到結果。

面對孩子的病情,孩子的父親難道離婚后就可以躲避應盡的義務?去年3月,呂曉媛以兒子作為原告,向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前夫承擔原告的醫藥費、生活費、交通費,以及在北京治療期間的住宿費合計25萬余元;同時將撫養費從每月500元調整至2000元。

在庭審中,孩子的父親辯稱孩子的醫療費用已經通過社會捐助支持,不應再向自己主張。

甘井子法院審理認為,孩子因病產生的醫療費用實際上已由捐款負擔,再次向被告主張該部分費用,于法無據。而在訴訟過程中呂曉媛四處籌款,單方墊付的近8萬元新增醫療費,被告作為父親,應當擔負該醫療費的一半。

法院一審判決被告給付孩子醫療費近4萬元,關于撫養費的問題,法院將其調整至每月1000元。

呂曉媛的前夫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然而尚未等到開庭,小東就去世了,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案件終結訴訟。

采訪中,呂曉媛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盡管自己先后籌集到40萬余元。但在其中,有10萬元左右是一筆專項治療的籌集款項,可惜的是,這項治療還沒開始,小東就已經走了。

呂曉媛覺得孩子已經去世,就不應該再動籌集來的那筆專項治療費用。她在一位輕松籌工作人員見證下,將這筆錢轉捐給了另一個重疾孩子。

這樣一來,呂曉媛為小東看病所支付的治療相關費用,實際上要遠高出從輕松籌等處募集來的捐款。

再次訴訟

法院認定實際支出與籌款存在有差額

就因為有了網絡募捐,父親對于孩子的病情難道就可以置之不管嗎?

今年5月,呂曉媛再次走進大連市甘井子區人民法院。

呂曉媛請求法院判令前夫支付小東醫療相關費用13萬元,以及去世后的部分喪葬費用2萬元。她表示,自己曾多次向對方主張撫養費承擔部分醫療支出,但被告一直拒絕支付,該筆費用一直由自己負擔。她認為,直到小東死亡,對方都沒有承擔起一位父親應當承擔的責任,作為小東的父親應當與自己共同承擔上述費用。

在庭審中,小東的父親辯稱,不同意呂曉媛的訴訟請求。他認為對方未能提供小東用于治療所花費的所有正規票據。另外,他認為小東所花費的醫療費全部由輕松籌社會捐款負擔,并且在2018年底已將己方撫養費數額增加到每月1000元,已履行了自己作為父親的義務。

紫牛新聞記者在本案的判決書中看到,根據當事人提交的證據和質證,法院認定小東治病過程中共花費34萬余元,呂曉媛為小東支出的喪葬費合計3.5萬余元。而為了給孩子治病,呂曉媛通過輕松籌平臺實際籌得40余萬元,實際使用了29萬余元。

呂曉媛告訴記者,其實在法院認定的治療費用之外,還有很多難以開具票據的治療相關費用,比如從國外代購的藥品,帶孩子去外地看病時的必要花銷等,這些加起來不是一個小數字。為此,她在起訴時向法院主張治療期間的醫療費、住宿費、交通費、生活費等合計支出50萬余元。她認為,這些費用,除去從網絡籌集到的部分,孩子的父親也應該分擔。

她同時向記者表示,自己明白法庭是一個講求證據的地方,她尊重法院的認定。

判決書:

社會捐贈并不免除父親的法定義務

近期,數起家中條件較好仍發起募捐的情況將網絡重疾募捐平臺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也讓人們討論“如何看待父母等家屬在親人重病時應盡的義務”這一話題。

紫牛新聞記者看到,在甘井子法院的這份判決書中,對這個問題給出了法律上層面的回答。

判決書中明確寫到,“被告對小東的義務為法定義務,原告在社會籌集的善款系他人無償捐助,捐助人并不負有法定義務,社會捐贈并不免除被告的法定義務。”

法院判決書

針對募集到的捐款小東治病花費間近5萬元的差額,法院認定小東父親應負擔一半,即2.4萬余元。

判決書中還特別寫明,小東去世后,未使用的善款不應作為原、被告的財產由原、被告所有,而應當退回社會捐助或者以其他方式回報社會。在小東治療過程中的實際花銷費用,用屬于原、被告的共同債務,由負有法定義務的人共同承擔。

針對小東去世后的喪葬費3.5萬余元,小東父親辯稱花費過高,法院認為,喪葬費并無統一標準,無論多少均是為婚生子花費,是對逝者的懷念和哀痛的表現,被告辯稱花費過高,法院不予采信,被告應負擔1.7萬余元。

綜上,大連市甘井子法院一審判決小東的父親給付呂曉媛4.2萬余元,目前該判決已生效。

如今做三份兼職

她希望還清所有借款

孩子去世后,呂曉媛盡力恢復自己的精神狀態,但作為一個母親來說又談何容易。

因為從事的是幼兒培訓機構老師的工作,每當看到活潑可愛的孩子們,她便會觸景生情,在早教機構的門口哭完,把眼淚擦干后再進去面對那些孩子。一次,一個年齡很小的孩子對著她甜甜地叫了一聲“媽媽”,呂曉媛頓時難以自制,眼淚奪眶而出。

呂曉媛準備的訴訟材料

目前,呂曉媛在三家幼兒培訓機構兼職。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目前自己仍背負著約10萬元的債務,包括借貸來的資金和親友借給她的錢。加之父親患有癌癥,母親身體也不好,因此目前家庭條件仍很困難。雖然有的朋友了解她的處境,主動告訴她借的錢不用還了,但她還是決定哪怕慢一點,也要一筆筆全部還清。

呂曉媛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在法院判決生效后,對方仍未支付費用,目前她已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對于這兩起訴訟,南京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師張新義表示,首先,為法院依法作出的判決點贊。被告作為生父,應該負起相應的責任。于情、于理、于法,都是名正言順、理所應當的。

說起網絡重疾募捐平臺,呂曉媛認為,盡管目前因暴露出的問題存在一些爭議,但這一新興事物確實讓更多急需幫助的人得到了救助,不能因噎廢食,而是應該通過加強管理使之更加完善。

張新義則認為,為人父母,應該盡到自己的責任。現在盡管有一些重疾籌款平臺,增加了人們在生大病時的求助渠道,但是作為親人,特別是在法律上具有義務的父母、配偶等,仍然應該首先盡可能地盡自己的責任救助自己的親人,不能一味地把責任推向社會,應把更多的機會留給家庭確實困難的求助者。

紫牛新聞記者|萬承源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您有新聞線索,歡迎點擊爆料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星悦福建麻将 安徽时时彩计划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公告 三分彩全天480期计划 内蒙古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网易 棋牌三公游戏怎么才可以赢 天津快乐十分今日走势 赢钱棋牌排行榜 2017德甲排名